人口报告或未递交决策层 报告建议全面放开二孩

近日印发、被称为“改革开放以来最严党纪”的《条例》中,对党员干部有关违反计划生育以及相应处罚的条款均未被提及,坊间就此解读为,放开二孩政策很可能只差临门一脚。

与此同时,又有消息称,《中国未来人口发展报告》已上递到决策层,该报告建议立即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该消息中预计,在本月底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会公布相应政策,而相应省市二胎政策预计会在明年开始落实。消息同时显示,本次上递的人口报告至少分别来自2-3家单位,其中可能包括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以及国家卫计委下属的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

但是,《华夏时报》记者随后致电上述三方机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并未递交或并未看到过这一报告。

“从政策上讲,我国已经到了调整人口政策的时机,但我们确实没有递交过相关的人口报告。”10月22日,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来看,放开单独二孩政策还是不够,全面放开二孩的时机已经成熟。

“低生育陷阱”之忧

不管是否真的存在这份报告,这一消息无疑表明社会对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迫切希望。

“中国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直到2013年底才实现了从双独二孩到单独二孩的转变,但各地单独二孩的效果并不是很好,跟预期相差很远,生育率连年低于2的水平,如果再不全面放开二孩后果将会很严重。”10月22日,人口问题专家李润发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东北“未老先衰”的问题已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

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统计,黑龙江、吉林、辽宁的总和生育率分别为1.03、1.03和1.0,比日本、韩国都要低,其人口断崖已威胁到经济的发展。同时,纵观全国,该数值同样偏低,社科院发布的《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指出,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远低于更替水平2.1,已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

据人口学理论分析,一个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在2.1,才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也就是育龄妇女平均生育2.1个子女才能在其长大后替代父母的数量,维持既有人口数量不变,低于2.1则被称为低生育率,1.5以下则属于超低生育率。

虽然我国已在2013年11月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并且预计每年会增加200万左右出生人口,但没想到政策遇冷,2014年仅增加出生人口47万人。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截止到2015年5月底,全国1100多万单独夫妻仅有145万申请再生育。

总和生育率水平过低,带来的最直接问题就是老龄化加重,以辽宁为例,超低的出生率使该地区的人口结构出现了严重的老龄化现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辽宁老年人口已达到789万人,占辽宁总人口的18.5%,而全国老年人口占比为14.9%。

而与总和生育率低、老龄化程度高如影随形的是相关的经济数据。2014年全国GDP增速最低的省份中,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均在其中;为此,李克强总理年初在东北三省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曾表示:“我在东北工作过,算是半个东北人,讲话也就不客气了:你们的数据的确让我感到‘揪心’啊!”

放开时机已成熟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确已迫在眉睫。人口问题与消费、就业、养老密切相关,相关部门已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和严峻性。

早在今年7月份的国家卫计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回答全面放开二孩问题时表示,“我们现在正在按中央的要求抓紧推进有关工作”。

另据记者了解,国家卫计委已委派部分专家分赴多地调研,一方面摸底单独二孩政策执行情况,另一方面了解基层计生干部心态,为未来的政策变化做准备。更有消息认为,全面放开二孩事项有望成为“十三五”规划的重要议题。

“中国人口所面临的危机是多种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包括生育限制政策、城镇化等;其中,城镇化的影响是不可逆的,而调整生育政策则可以直接对人口结构产生影响。”李润发认为,全面放开二孩并不会带来立竿见影的增长效应,但是从长期来看将有利于提高未来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和比例,从而对潜在增长率产生正向的影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的劳动年龄人口91583万人,比上年末减少371万人,这已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第三年下降。同时,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不断下降,2012年这一比例为69.2%,2013年降为67.6%,2014年再降到67.0%。

中国人口红利正在衰减

“全面放开二孩的时机已经非常成熟,‘五中全会’公布相关文件、明年进行落实的可能性非常大。”10月22日,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黄文政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最新公布的新版党纪处分《条例》中已删除了违反计划生育的相关条款,这或许就是人口政策调整的信号。

10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的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外公布,其中为党员明确开列了“红线”,但和之前多个版本相比,有关违反计划生育以及相应处罚的条款均未被提及。

在黄文政看来,即便新版处分条例删除了“计划生育”字眼并非意味着计划生育将很快退出历史舞台,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共党内条例已经不再是废除《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障碍。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人口报告或未递交决策层 报告建议全面放开二孩